• <span id="8l2yw"></span>

      搜 索
      您的位置:首页>时政外事
      字号:
      广西涠洲岛的“海底小纵队?#20445;?#25720;清家底、修复珊瑚
      发表时间:2019-02-20 10:38:19来源:人民日报

      摘要提示:6年多来,这支年轻的保护管理团队为了保护和修复这些美丽的珊瑚礁,正努力发挥聪明才智。

        涠洲岛的“海底小纵队?#20445;?#32654;丽中国·保护区里的年轻人③)

        珊瑚群。  刘昕明摄
        珊瑚群。  刘昕明摄

        核心阅读

        广西涠洲岛近岸水域分布珊瑚礁面积近3000公顷,对维护区域内海洋生物多样性、渔?#24213;?#28304;,保护海岸线等有重要作用。

        2012年12月,广西涠洲岛珊瑚礁国家级海洋公园建立,作为海洋特别保护区,主要保护对象正是海底珊瑚礁生态系统。2013年,管理站随之成立,4名80后、90后年轻人陆续来到这里。

        6年多来,这支年轻的保护管理团队为了保护和修复这些美丽的珊瑚礁,正努力发挥聪明才智。

        天高云淡、碧?#38395;?#23736;,于广西北海国际客运码头乘?#38485;?#20986;海,航?#24615;?0分钟,便来到广西沿岸海域最大的海岛——涠洲岛。

        岛上林木葱郁、四季常青。离岛不远的海面之下,却是一幅迥异景观:状似蘑菇、色成棕褐,那是风信子?#33735;?#29642;瑚;形似菊花、通体粉嫩,那是柳珊瑚……而在形态各异、色彩斑斓的美丽珊瑚之间,成?#33322;?#38431;的小鱼儿穿梭往来,时而挤作一团圆球,时而排成一条长线,好不热闹。

        “潜水作业才是最大挑战”

        第一次踏上涠洲岛,何精科是有点失望的。在他看来,这个在全国都?#26408;?#30427;名的旅游胜地有些过于宁静了。

        2017年硕士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(武?#28023;?#28023;洋科学专业的何精科,被?#25165;?#21040;管理站工作。如今,他已是管理站负责人。

        “正是珊瑚礁激起了我对涠洲岛的热情!”何精科说,管理站成立后,2016年曾组建专家团队来涠洲岛海域摸清家底,“探明的珊瑚种类有62种,各类奇形怪状、五颜六色的珊瑚让我倍?#34892;?#36259;”。

        这些年来,由于全球气候变化?#32422;?#20154;工捕捞等原因,涠洲岛海域珊瑚礁受到一定损害。开展珊瑚礁修复工程是目前管理站最重要的工作之一。此前,该管理站由北海?#24615;?#28023;洋局分管领导兼任管理站站长,做了很多前期的项目申报和规划工作。何精科是管理站第一位专职负责人,来之后恰逢珊瑚礁修复等项目正式开展,年轻的负责人感觉很有压力,“但同时也很有动力?#20445;?#20309;精科说,年轻人在这里有很大的发挥空间。

        摩拳擦掌的何精科刚上手便遇不?#24120;?#21018;开始主持工作?#20445;?#30001;于对珊瑚生态修复的知识不够了解,在与项目方交流时有很多障碍。

        在以后的工作中,他憋着一股劲苦练内功:查?#21335;?#20102;解珊瑚修复的?#38469;酢?#21435;实验基地实地走访调?#23567;?#21521;有关专家及施工人员请教……经过勤学苦练,储备了满?#28304;?#29642;瑚修复知识的何精科有了底气。

        “这些都不算什么,潜水作业才是最大的挑战。”何精科说,管理站所有成员都需要潜水作业,?#28304;?#20102;解培育的珊瑚礁生长状况、成活率,有时甚至要在水下呆四五十分钟,这让?#28216;?#28508;过水的他有些打怵。

        “这可不是潜水观光,有时天气不好,海水幽深浑浊,潜下去能见度不到一米,更别说?#19968;?#26159;近视眼。”何精科说,“此外,随着深度的增加,水压变大,耳朵会极难受。在这种环境下,?#19968;?#35201;观察珊瑚状态,清点数量做记录,真的是硬着头皮干。”

        ?#28595;?#21069;,我们制作了200个珊瑚苗?#28304;玻?#23436;成了2万株幼苗培育,400个生物礁体于今年1月投放完毕,这为接下来珊瑚幼苗移植提供了附着体,预计今年上半年在海洋公园修复区域内移植投放完毕。”何精科介绍。

        “大家都知道珊瑚是重要资源,是涠洲岛的宝贝”

        如果?#23707;?#31934;科是涠洲岛上初来乍到的新人,那同为90后的侯超雄,就算?#33945;?#26159;?#36797;?#22303;长的“老人”了。

        侯超雄的父母因工作移居到涠洲岛,他生在岛上、长在岛上,初中毕业才离岛去读了高中和大学。大学毕业在南宁工作一年后,他又回到了涠洲岛,2014年正式成为管理站的一员。因为常年住在岛上,负责对接岛内外事务,大家戏称他是“岛上管家”。

        “就是想回来,有时做梦?#27982;?#35265;小时候放学去游泳。”侯超雄说,正是这份眷?#31561;盟?#22238;到岛上,?#28595;?#26102;候到处都是珊瑚,下海最怕的是被珊瑚扎到脚,现在近海已经少很多了”。

        来到站里第一个重要任务,就是根据国家批复圈出的范围,根据拐点处进行浮标投放、确立边界。“总共要在海上拐点处放置16个浮标,用锚链把水泥墩与浮标连起来,将水泥墩沉入海底固定。我跟着施工船在海上漂了三天三夜,那几天有7级大风,风浪下整艘船摇摇?#20301;危?#20316;业时一不小心人都可能掉进海里,十分惊险。”侯超雄说。

        “这两年主要是走家串户跟岛民讲保护珊瑚的重要性,还有日常巡护。”侯超雄说,“既要巡查岛上,还要巡查海上和海底。海上,要检查浮标是否存在,是否被破坏;海底,要检查珊瑚是否被破坏。岛上,要巡查集市,防止有人盗采了珊瑚拿来卖。”

        “其实,随着岛上旅游的发展,岛民保护珊瑚的意识已经很强了。大家都知道珊瑚是重要资源,是涠洲岛的宝贝。”侯超雄说。

        “珊瑚修复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见功效,我们能做的就是坚持再坚持”

        “除了侯超雄和我,管理站还有两名80后女同事,主要负责办公室的日常工作。”何精科说,他将管理站视作一个创业小团队,就像是一支“海底小纵队?#20445;?#25105;们不正是在海底‘创事业’吗?”

        “但我们一共就4个人,人手太少,需要时我们一样得潜水作业。”两名80后“女将”之一的钟丽萍说,潜水之前要做很久的心理建设。

        “按规定,海洋公园?#36797;?#24212;该有11个人的编制,但目前北海市正在推行机构?#27597;錚?#26426;制理顺后我们将加大招聘力度。?#21271;?#28023;市海洋与渔业局有关负责人说。

        经费上的不足,也滞后了管理站的工作。“我们连一条?#32422;?#30340;船?#27982;挥校?#36825;对定期巡护、水?#22987;?#27979;采样?#32422;?#29642;瑚保护等工作造?#29642;?#22823;不便,有时要用船只能‘蹭’别的单位的。”何精科说。

        “除了借船,我们要和兄弟单位合作的地方还不少。”何精科说,海洋环境保护有一定特殊性,合作是必须的,“?#28909;?#28023;水污染,有时污染源在岸上,还是要从岛上发力。但根据规定,管理站只能管海上的,岛上治理只能依靠各级管理部门;?#28909;?#36825;些年涠洲岛旅游区管委会一直在加强岛上生活污水的处理力度,这也保护了海洋公园的水质”。

        侯超雄说,涠洲岛上共50个行政村,有近2万人口,“要做好保护工作,动员群众一起参与至关重要”。

        “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,珊瑚是涠洲岛重要的旅游资源之一,旅游发展了,生活条件改善了,岛民自然不会冒险出海打鱼采珊瑚。”涠洲岛旅游区管委会主任林?#40575;?#35828;。

        确立边界、摸清家底、修复珊瑚,对于何精科他们来说,一切才刚刚起步。“珊瑚修复的时间单位以年来计算,一年才能长几厘米,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见功效,这要求极大的耐心,我们能做的就是坚持再坚持,这是我们的事业。”何精科说。

        李 纵

     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     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      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?#31119;?10102003042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
     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

    1. <span id="8l2yw"></span>

      1. <span id="8l2yw"></span>